腌制咸鱼的饶青

为什么要写文,游戏不好玩吗,对象是什么?象棋吗?欧气是什么?好像不存在诶?

【邱诚】公认最不可能的人在一起了是怎样一种体验

《公认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在一起了是怎样一种体验》

没人邀,不谢邀。

  我二师兄可以说是完美阐述了这个题目,以至于我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怀疑是自家人提的问。

  先说我们门派,算是比较有名和有钱的门派,弟子的待遇也是非常好的,比如前些天我看见有师兄去找掌门批款,批款项目是单身损失费,掌门说批就给批了。其实像这样稀奇古怪的批款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数额不大,掌门都是直接就打钱的,没办法,我们太有钱。

  按理说,做我们门派的二师兄自然是可以日子过得很滋润的,我刚入门的时候有幸看过一眼他,眼神很凶凶,脾气很坏坏,还算计我!我当时还小,就信了他是那种邱师兄口中十恶不赦又死不悔改的人,后来才从其他师兄口中知道他当时整个人其实是很丧的,日子也不好过。

  二师兄据说以前是很讨人喜欢的,我朴师叔把他当儿子养,不过按我二师兄现在的样子也可能是当女儿宠着。在这个连狗的性别都是男的门派,像师兄这种会偷偷往衣服上绣小喵咪的人简直让人想把他吹上天。全武当上下都是像仰望星空45°一样的90°仰望他,都认为不出意外,他就是下一届掌门。

  然后,意外就出现了,在我二师兄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掌门又从后山捡了个孩子,就是我邱师兄。二师兄当时还小,没什么危机意识,好像还挺喜欢他,和他一起修炼,一起玩,二师兄还和邱师兄吹牛说自己要成为“居”字辈的第一,要成为这辈第一个穿上忘尘衫的武当boy,邱师兄据说当时也很为他的梦想开心,他开心的说

“嗯。”

  后来邱师兄的修为越来越高,隐隐有超过二师兄的趋势。大家都说邱师兄是天才,是奇才,从仰望二师兄90°变为45°,还有一半在邱师兄那里。我二师兄当然练功也很努力,但好像怎么也回不去以前没有邱师兄,那种被大家爱着的感觉。连老母亲朴师叔给他从山下带礼物回来的时候都会不忘给邱师兄再带些糕点。

  我二师兄是从小被宠大的,自然是对这样的落差感到不爽,然后脾气越来越坏,对于昔日玩伴也开始讨厌。然后开始单方面的攀比和自我嫌弃。我听宋师兄说这一段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小学生吃醋的场景,也许还达不到小学级别,萧居棠都没有那样!

  开头说过,我刚入门的时候,是被二师兄算计过的,他那时已经长成一个爆娇青年了,非常恶劣,而且最后这件事是闹大了的!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不多说了,不然我本就岌岌可危的码就全掉了。反正最后我师兄叛逃师门了,最伤心的可能是我朴师叔,师叔是一个人扛下了责任,我的傻逼二师兄根本没有体会到我师叔的不容易,还看不起我师叔!我当时就想打他了!

  师叔决定去找他,当晚收拾行李的时候,我也去帮忙了,除了必备的东西,师叔还带了一套二师兄以前的衣服,上面全是剑痕,磨损非常严重,也可见当时师兄的用功。然后二师兄其他的东西他也规规矩矩的又理了一遍,当时大家都不喜欢二师兄,而且那人还闹了一出半夜行刺邱师兄的事,掌门差点把他逐出师门,还是我朴师叔把他保下来的。

  我之后借打扫为名有偷偷找过那套有小猫的衣服,没找到,我猜可能是被朴师叔带走了。

  宋师兄和我一起去送的师叔,他也是和我那两个师兄一起长大的,“你现在也是我们自己人了,虽然二师兄脾气坏,人也不见得多好。但对自己人,我们还是宽容一点吧。”我当时听到这话是很生气的,而且很不相信这话是宋师兄说的,他明明那么不正经!而且他白天还和我骂过二师兄!我当时气呼呼的就走了。现在想来,大家还是爱着二师兄的,可能“大家”要除了邱师兄。

  邱师兄坚定的告诉我,二师兄是坏蛋,要远离他。

  再见二师兄是在点香阁,他果真完成了他幼时的梦想,成为了全武当第一,毕竟点香阁花魁的成就不是每一个弟子都那么有幸能完成。我没敢在门派微信群爆出这个消息,一是怕朴师叔伤心,二是怕掌门亲手灭了他,三怕邱师兄去嫖他。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邱师兄,他明明那么正直,那么正,那么直。但我就是怕。

  当然最后这个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了,我猜肯定是某两位“居”字辈师兄干的,反正最后点香阁是我们的地盘了,我们都想见师兄,纷纷掏出家底堆师兄门口,然后蹲在门口,等着点香阁妈妈的传唤。当然最后也只有少数人进入了师兄闺房,其中没有我。宋师兄比较惨,他就剩条内裤了都没有进到师兄门。当然进去的最后也是伴着骂声出来的,听到熟悉的骂声,师兄弟们都诡异又欣慰的笑了,至少师兄没事。

  师兄是被诓进这里的。知道这个消息我们都松了口气,师兄没有主动堕落,他是被迫的!我们门派不差钱,虽然已经有宋师兄只剩裤衩了。但我们还是毅然决然派出几位依旧富裕的师兄弟去赎他,他欠的金额不大,也就那么平常人家几辈子日常开销而已,我们都打算交钱给管事了,而且已经开始商量由哪几个兄弟把他捆回山,哪几个又负责给他做心理辅导。管事妈妈传话来,人家死都不回去。我们当时那个气哦,当即回山!找邱师兄哭诉。。

  我们是这么想的,邱师兄武功比他高,把他打昏,捆回来,然后我们去交钱赎身,堵住管事的嘴,然后就没人知道这档子事。完全ojbk!

  邱师兄明显被我们的集体精神打动了!也可能是被我们完美的计划所征服!他说

“嗯。”

  然后我们浩浩荡荡的下山了,反正朴师叔不在,掌门也不想管我们。

  结果二师兄不让邱师兄进门,我们好感刷7000就可以进去被二师兄嘲讽谩骂了,可邱师兄得刷70000!这这这!简直难为人!不过我们还是小看邱师兄,人家直接搬了两箱金光闪闪的高级材料堵门口,二师兄好感被迫爆表!我们已经想到二师兄吃瘪的样子了!心情超好!

  邱师兄进门了!邱师兄关门了!二师兄开始骂了!开始摔桌子了!然后没声音了!。。exm???邱师兄这么快打晕他的吗?因为之前我们的计划是走恶趣味的走正门浩浩荡荡把师兄运回去,虽然这和我们瞒下这件事的初衷背道而驰,但我们乐意。所以我们就蹲门口满怀期待的等待英勇无畏的嗯嗯师兄把恶劣的二师兄扛下来。

  然后我们等了一夜,邱师兄一个人出来了。我们内心完全崩溃!!!!

  邱师兄依旧那副冷漠的样子,我们也不敢问发生了什么。。

  于是我们每天的课业就是去给二师兄送钱,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直白的说就是嫖。二师兄和邱师兄关系有那么一丁点改善,就那么一丁点!这俩人虚伪的互加了微信,然后二师兄开始和攀比微信跳一跳!很讨厌啊你们!然后我们和师兄彻夜长谈的内容就是熬夜帮他打跳一跳。生气!

  其实就这样你们还看不出他们和题目的关系,也许你们会说隔壁《有两个死对头的师兄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才适合我,那我就亮底牌,某天去邱师兄房间帮他打扫卫生的时候,在他大概位置是枕边的床单下面发现了一套很破很旧的衣服,我想原来邱师兄和二师兄一样用功,然后鸡汤自己,不管多天才也需要99%的汗水的时候我抖开了衣服,衣摆那里。。藏着一只针脚粗糙却依旧敲可爱的小喵咪!!!我又抖机灵的趴床下找鞋!果不其然!边角也有小喵咪!!我当时不信!我派里面谁搞在一起都不可能是他们!也许邱师兄捡回来做小人扎对吧!。。怎么可能啊!!仔细想想!邱师兄也明显不像那种那么轻易答应我们去点香阁那种地方的人吧!而且两箱高级石头就可以把二师兄好感从负值一直到刷爆吗!明显是之前就已经积累了不少好感的吧!太奸诈了邱师兄!我们可是为了见师兄一面送到只剩裤衩啊!

  我现在是在我二师兄房间里“彻夜长谈”,他嫌我跳一跳技术太差,不让我帮他玩了,我就负责等他累了给他捏肩递茶,听他的嘲讽和谩骂。。。邱师兄每次都巧妙的比他多一分。

  看着二师兄似骂更似娇嗔的说着邱师兄,我终于明白了。这只是人家两口子的情趣。

  真是羡煞旁人!

评论 ( 19 )
热度 ( 1103 )

© 腌制咸鱼的饶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