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制咸鱼的饶青

为什么要写文,游戏不好玩吗?

【浮柳】故人

总算写完了!拉了朋友入坑就要担起这个责任!qwq冷坑的同志从不认输!其实我有一点点玩原著梗,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ooc是肯定有的!ooc是肯定有的!然后,这篇字有点点多,3522!不喜欢字多的朋友要注意哦。

  柳叶刀住在一个小村庄里,他的房子有点破,家里除了必要的家具也没有什么了。门口还有一棵梨树,是柳叶才到这里不久时栽下的,现在也有两人高了,年年都开花却未曾有一年结果。村里人很少,也住不长久,两三年就搬走。所以尽管他这些年容貌未变却也没有招惹到什么江湖术士。
  他每天把屋里的桌子搬到院子里,取出一张五尺宣纸开始做画,画的景都是他家这棵梨树,从不及半人高到现在的高度。邻家有小孩儿常在他家玩,有时也给他带些东西,像什么“爹从城里带回的糕点”、“娘自己亲手做的娃娃”之类的,柳叶不画树时就陪他玩。这里人本就少,孩子更是找不到适龄的玩伴,人人都有自己的事做,每个人从搬到这里就开始想怎么搬走,愿意陪他玩的也只有柳叶。“哥哥,你画了多少张画啊?”小孩问。柳叶想了想比划着说“大约这么多吧。”他比的高度快和小孩一样高了,小孩子睁大眼睛,比划比划自己的身高吃惊的说“哥哥画了这么多?那得画多久啊?”柳叶摸摸小孩的头“从你还没有出世就开始画了。”小孩没有什么时间与年龄的观念,只觉得这位哥哥从很小很小就开始画画了。小孩还想问问柳叶为何要画这么多画,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自己爹娘揪着回家吃饭了。
  后来小孩也没有问着,他家第二天就搬走了。
  柳叶依旧天天画画,偶尔也会去村外的那条河去看看。那里有一棵柳树,很久没有冒过新叶了,但年年又在长高。小孩搬走后,隔壁就没有过新住户了。他有时也会看着屋角那堆画想着小孩未曾问出的问题,他为何要画这么多画呢?想归想,第二天依旧去画。家里那堆五尺的宣纸像是怎么也画不完。

 
  那年柳叶才到这里,这里人很多也很热情。谁都高兴村里来了这么个标致的小伙儿。他没想自己的容貌应该如何隐藏,呆够几年走就是了。他总觉得这地方自己熟的很,可能是从前来过吧。
村里人很喜欢柳叶,隔三差五就给柳叶家添东西,柳叶就给人家画画。
  那天村里来了个和柳叶年纪相仿的人。
  “柳叶?真是好久不见的故人了啊。”来人说道。柳叶正在自家院子里琢磨着怎么砌一圈花圃,听见声音就向门口看去,浮生剑。
  柳叶自是知道其主的事不能和其物联系起来,但看见浮生也免不了尴尬,几番斟酌之后对浮生说“真是久仰阁下大名?”柳叶的语气略带犹豫又有些疑惑,两只手不知道该怎么放,就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玉佩。浮生一听就笑了“这可真是生分了啊,我们再怎么说也是。。”浮生说到一半就停下了,柳叶低着头,任谁也看得出不开心了。柳叶不像那些名刀,一生几次易主,他只有一位主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位,而这位主人偏偏又。。。浮生自知是说错了话,自己走进院子里想安慰又不知该怎么办,手刚想放柳叶头上揉两把谁知还没有来得及碰着一根头发柳叶就已经抬起了头,浮生只好心虚的缩回手。
  来者皆是客,把人赶出去也不好。“阁下这次怎的来了这里?”柳叶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一下,和浮生拉开距离,浮生轻咳两声,这个问题他也不好回答,总不能说是跟着他来的吧?“故地重游罢了”谎话张口就来,浮生做着样子四处瞧着“这村子倒还和以前一样,没变。”柳叶没多想也就信了,浮生怎会和这样的小村庄有“故地”之缘呢?
  柳叶这人是真好骗,三两下的功夫就让浮生在此住下。柳叶在院子里各种比划,表情又蛮苦恼的,浮生认为这是他的机会。“你这是在干什?”浮生问,“想在院子里砌一块花圃,却不知到底花圃在哪里才好。”柳叶答。其实浮生对这些花花草草也不感什么兴趣,随意在哪儿不都一样,“我觉着就门口那地儿不错”浮生顺手一指,柳叶看去,“会不会太大了?”他想种一些可人的花花草草,那地方宽敞的可以种下一棵树了,“若是要侍弄那么多花草,对我还是太难了。”柳叶摇摇头,往别处比划去了。
  结果一直到天黑也没有决定,柳叶觉得行的地方浮生准能挑出毛病,这明明是柳叶的房子,浮生却指手画脚,柳叶自知没辙,也由得他去了。
  浮生吃完饭就急匆匆的跑出门,柳叶也没资格去管,小声嘟哝几句就去给人收拾客房了。
  浮生去花匠家了,“你这儿可有什么适合种在院门的花草?”村子又不大,柳叶早成了出名人物,浮生跟着柳叶自然混了个脸熟,花匠想了想柳叶家的格局,“柳小哥家种那么多花怕到时显得杂了,我想着那地倒也大,不如种树吧?”花匠祖上不是花匠,是铁匠,他虽转了行但对花草却并不能算是精通,地方大就种树,很妥。浮生挠了挠头,花和树都是植物,柳叶应当都会喜欢。“那你这儿可有合适的树?”花匠往后院跑了跑,不一会儿取了一棵树苗,小树苗看起来一折就断,“这,也能活?”花匠笑了“那林子的苍天大树,那个又不是树苗起来的?这树好生养着,也能齐天高!”浮生还是觉得养活的几率太小了,但眼下也没有其他法子,只能先把这树拿回去,花匠没要钱反倒还送了些东西。这倒是让浮生有些不解,越发怀疑树能否成活。
  柳叶早上起来就看见自家多了个花圃还多了棵树,不想也知是谁。柳叶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做,可能只是想说他的选择才是最好的吧。柳叶走近,花圃砌的不成样子,自己之后估计还是得返工一次。看着花圃,柳叶心里自然是乐的,他高兴了,连带着在客房窗户那偷看的浮生也高兴,打了个哈欠继续躺床上补觉。
偌大的花圃就只有一棵小树苗,土还不够多,小树苗被风一吹就晃的厉害,柳叶担心就一直往外瞧着。浮生看着树是越发糟心了,自己一个大活人可在边上,柳叶就这么毫不关心?“你那是什么树?”柳叶问,浮生也不知道,花匠没有和他说,“等它长大不就知道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若以后你不喜欢,那我再送你别的,你想要什么都行。”柳叶没有接话,就盯着树苗看。
  柳叶天天瞧着那树可真是越瞧越欢喜,浮生不高兴了,饭后坚持要和柳叶出去走走,柳叶拗不过他,只得同意。村子就那么大,逛一圈也用不了多久,浮生不想柳叶回家后又瞧着那无趣的树,硬拉着人又去村外转了一圈。村子外边有一条大河,河边有柳树,两人就坐河边尴看风景。
  觉得尴的估计也只有浮生一个人,柳叶正是乐在其中的欣赏风景。那柳树枝条垂向河面,最末的叶子划过水面,划出一道道痕迹,又化作一道道涟漪散开。“柳叶飞絮,命若浮萍。” 柳叶无由来的说了一句,随后又看向浮生“若不是你,我还不知有此等好地方。”浮生看着柳叶认真的眼神竟是看恍神了,柳叶看他久不作答就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浮生反应倒快,抓住了柳叶的手,反应过来又急急放开说“你喜欢柳树?”,柳叶转向一边“嗯,阁下喜欢,喜欢什么树呢?”
  “我喜欢柳”
  浮生这样回答,非常狡猾,语气也不同往日那般,倒是多了几分其他。柳叶听后红了脸,心说是自己多想了,肆意猜测可不是个好习惯,又暗暗庆幸这夕阳把两人脸都映红了,看不出。殊不知另一边低下头的浮生也是这样庆幸的。
 
  柳叶偶尔兴起会把木桌搬到院子里画些东西,一般都是随意取一张大小合适的纸。浮生乐意看柳叶画画,其实他更想看看柳叶画画他,但每次都是被婉拒。他只好不经意的出现在画里。柳叶画树,那他就在树边上站着,柳叶画花,那他一定是恰好在赏花。浮生为了配合柳叶画画,每次都得把腿站酸。柳叶画画认真,往往是画作已成才发现画上的模糊人影。
  于是柳叶画画的速度不自觉的变快了,画上的人影或是故意或是无意的也开始清晰起来。

  浮生不可能久留。柳叶一直都清楚这点却又一直忽略这点。“鸿鹄志在苍宇,燕雀心系檐下。我定会为你闯出一番天下。”柳叶觉得其实就这样,过着闲适自在的日子也不错, 但他不能因为自己不喜就去阻止别人做事。何况这人是留不住的。“你呢?柳叶 你会去何处?”柳叶带着如往常的微笑“去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浮生其实更希望他说和你一起闯荡这类的话,但柳叶不喜打打杀杀,他又怎好将人硬困在身边。。。这个心思或许是有过的。
  “那我会在风景秀丽之处寻你。”浮生说完又给他一摞宣纸,“你每去一处就画一张画吧,以后我寻着你了,我再一张一张看,就像一直陪着你一样。”柳叶说好,说一定天天画。
  然后浮生就出门了,不知何时回来,那摞宣纸很快就用完了,柳叶又托人去买了好多一样的宣纸。柳叶也没有去别处,一直待在这里,这里便是他心中秀丽之地。
似乎浮生走了,一切都开始变化了。村子的人也开始搬走,很快就换了一批柳叶根本不认识的人,这批人来了也很快就离开了。树越长越大,某一日开花了柳叶才识出那是梨树。
  梨树,梨树。种树的人果真是留不住。树也没见过结果,就算结果了那果也无非是个“离”。
  有时也会有友人造访,柳叶也不去询问浮生近况,但来者似乎都会有意无意的提到那个人。柳叶就这么一点一点的了解这个人现在的情况。他晓得现在浮生和木剑在一起干事,似乎又牵扯到了无剑。柳叶有时也想顺着这些事去找浮生,但又怕那人回来了找不到他,索性就一直留下了。

  这一天,柳叶在院子里画画,画的景是自家开了花的梨树。然后,不知从哪里来了一阵风,吹来些花瓣和那人的一句话,那话让柳叶画画的动作停了下来,随后抬头看去。
  那人倚着门说
  “真是好久不见的故人了啊”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腌制咸鱼的饶青 | Powered by LOFTER